月半木娄

墙头一天一个,然而几乎是冷圈

有所感

这个夏天终究还是成为回忆了,冬天来了。


本子到啦

收到第一本ME本啦~开心!质量很棒呢~

萧淑慎 - 擦身而过

沉默不代表彼此承诺
成双不代表不会寂寞
摇头有时候并非疑惑
点头有时候只是忍受
我想你都懂 
我们太相同
虚度了相逢 
拥抱成迷宫
荒唐的浪费 
太多的感动
一个人逞强【剑无极:废招无用】
两个人倔强【任总:废物】
在你身上 
有我的模样【持剑背后】
你和我 
同一条路上 【剑无极:打败温皇】
各自流浪
是一双翅膀 
就有个方向【温皇:突破】
既然这样 
擦身而过 【温皇在剑无极面前走过】
让我们 
各自飞翔【背对而行】
失落不代表我已放弃【拿起地上的剑】
失控不代表我是故意【爆发】
天空正落下你的回忆
大地也响起你的叹息

血腥爱情故事【镇魂/小丁猫/曹云/吏青】

血腥爱情故事 - 张惠妹
词:Hush
曲:Jonnic
你尝过的那些甜头
都是寂寞的果实
那是活生生从心头里割下的我
一块肉像一个赠品
从来都不假思索
你锐利我就腥风血雨
洋洋洒洒当个写手
就让我紧跟着你起承转合
让我为你写一本恐怖小说
谁可疑谁可怜谁无辜
谁苟活我已经看到最后结果
就让我来代替你承先启后
刻骨铭心像一本情爱小说
越血流越手酸心越空
肉越痛千刀万剐的感情才生动
不要还给我不要还给我
你尝过的那些甜头
都是寂寞的果实
那是活生生从心头里割下的我
一块肉像一个赠品
从来都不假思索
你锐利我就腥风血雨
洋洋洒洒当个写手
就让我紧跟着你起承转合
让我为你写一本恐怖小说
谁可疑谁可怜谁无辜
谁苟活我已经看到最后结果
就让我来代替你承先启后
刻骨铭心像一本情爱小说
越血流越手酸心越空
肉越痛千刀万剐的感情才生动
不要还给我不要还给我
再去捉摸都太迟了
手心肉的牵连早已没有用了
眼看失去灵魂的空壳
魂不附体的两个人
再去着墨都太多了
再浓烈的故事都算太俗气了
写到哪里能刚好就好
才能看得要死要活
爱也要死要活
就让我紧跟着你起承转合
让我为你写一本恐怖小说
谁可疑谁可怜谁无辜
谁苟活我已经看到最后结果
就让我来代替你承先启后
刻骨铭心像一本情爱小说
越血流越手酸心越空
肉越痛千刀万剐的感情
才生动
不要还给我不要还给我
【沈巍:偷来的命,的确实或许不会长久
赵云澜:你这样拒绝我,让我很挫败啊
活了千年的小丁猫/老岳:你不害怕吗/饕鬄也要死了
受刑的曹云:你怎么来了,快走
蚩尤:我要你给我生个孩子
无名/赵吏客串地藏:我来找个人
冥王:哥哥本来就是强者,统治这个世界
求叔:拜托你用你的理智控制下……
大庆:你怀疑他?
祝红:套路用多了,有天就被套路了

脑洞:无数妹纸被杀,赵云澜查案,怀疑沈巍,两人互相套路调情。其中,沈巍发现小丁猫是只饕鬄,而曹云被小丁猫复活的;曹云被蚩尤看中抓走。冥王表示支持哥哥,求叔阻止……
主旨:付出,不愿被回报,纠缠永生永世。

来自星星的你【标题就是脑洞,慎入】3

很快,凤蝶发现,这是一场新的游戏,是一场温皇新的挑战。

剑无极醒来时,觉得有点迷茫。他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哪。在他顺着自己握着那只手看到温皇时,差点从躺椅上滚下来了。

温皇注意到剑无极醒过来了,就抽回了手,还顺手将手中的书翻到了下页。

本来以为对方会说明情况的剑无极发现这人根本没这个打算时,气氛变得很尴尬。深呼吸一口气,剑无极只能率先开口问道,“我怎么在这?”

温皇连个眼神都没舍得给剑无极,只是语气凉凉地回道:“连自己生病昏倒都能忘记吗?你这种记忆力,真是个废物。”

剑无极在听到“废物”一词,顿时整个人开始发颤。他咬着牙看向温皇,用着一种审视的态度打量着对方。是昨晚那个男人吗?许久,才松了一口气,心里否定道,不是,他不是任飘渺。正是有了这个认识,剑无极立马回复了精神,本能地呛回去道,“我有叫你救吗?谁知道你把人带回家,想做啥!正常人这时都该叫救护车,送人去医院,好吧!”

“哈~看来吾救人倒是救错了。我会提醒凤蝶平时捡一捡阿猫阿狗就算,不要什么都往家里捡。”温皇合上了书,终于瞥了一眼剑无极。

凤蝶听到温皇叫她的名字,知道自己该出场了。说真的,刚才在厨房午饭的自己听到外面的对话,内心真是崩溃的!一般的套路不是救命之恩以身相许的结果吗!为何好好的套路就被怼成这样了?主人,你真的喜欢剑无极吗?

话刚出口,剑无极就觉得自己有点是非不分了,可当他听到温皇那话,还是忍不住跳了起来继续呛:“你在说谁连阿猫阿狗都不如!我剑无极可是当今最红的武打小生,你以为平时谁都能这么容易地近距离接触到……本天才吗?”说得正起劲之时,他看到凤蝶,声音顿时就低了下去。他知道自己根本没见过这个姑娘,可不知为何,心里涌上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温皇表明看似漫不经心,其实一直在留心剑无极跟凤蝶的反应。凤蝶的反应倒还好,注意到剑无极此刻略显迷茫的神色,温皇眼中闪过一丝冷光,他果然赌对了。

温皇在上一世知道自己想要剑无极时,就计划了很多种方案要来达成这个目标,可不管哪一种都绕不开剑无极跟凤蝶这个一见钟情的宿命。温皇曾想过是否这次他就该放弃收养凤蝶,可那不符合他的本心,也厌恶这种仿佛屈服于命运的设定。他温皇从来不畏惧挑战,所以从那一刻起,他知道只能选一条路——先下手为强。

温皇之前对凤蝶说他可能会回母星,不是回答也不是拒绝,而是他的态度。这确实是一场游戏,一个挑战,其实也是温皇的温柔。他为剑无极留了一个机会,如果剑无极最后知道真相选择的是不,那么温皇会就再也不存在于这个人世。毕竟游戏就要做好毙命的准备,而温皇其实向来不介意输。

剑无极很快回了神,摸出外衣口袋里刚才一直在震动的手机,看一眼,发现20多个未接电话都来自于经纪人樱吹雪,顿时有些头痛。同时,他也知道自己该告辞了,故意不看温皇,只看向凤蝶道,“非常感谢凤蝶你救了我!等我有空,一定会好好谢谢你的!”

凤蝶觉得自己再不帮忙说点什么,估计主人可能又要当一辈子老光棍。还是很纯情的凤姑娘一定没想到,万年老光棍昨晚已经非常愉悦地吃上荤了。“不用谢我,我只是把你扶回来而已。主要还是靠主人为你把脉治疗,照顾了你一整个上午。”

初闻“主人”这个称号,剑无极有点好奇这二人的关系,不过凤蝶说得如此自然,他感觉还是不要多问的好。看了看又在假模假样看书的温皇,剑无极内心充满了别扭,终究还是觉得确实该跟对方道个谢:“那个……”然后,突然想起来,他并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凤蝶果然很懂地及时出声道,“我家主人叫温皇。”

“那个……温皇多谢你。”剑无极快速地倒完谢,还是忍不住又添了一句,“你诊费多少,我还你双倍。”

闻言,凤蝶就有点想笑。她忍不住想到,主人你是看上剑无极呛你的本领吗?

温皇倒是完全没生气,只是看着剑无极颇有深意回道,“免客气~吾一向以诚待人,该多少就是多少,从不多收亦不少收。”

剑无极被看得有点不自在,依旧不依不饶地问,“所以,多少钱?”

温皇愉悦地欣赏着剑无极脸上的丰富表情,只回了两个字,“免费。”

“你这意思究竟是说我的命不值钱,还是说温皇你的诊费就是这么便宜?”剑无极感觉自己要吐血了,这人怎么每句话都有种挖了坑等着人跳的感觉啊,真是——太讨厌了。

“哈~脑子不够用,就早点回家休息吧!”温皇调侃完剑无极后,就重新拿起书,躺上那把躺椅,又若有所指地问道,“还是你舍不得走了?”

在温皇问最后一句时,剑无极不得不承认,他似乎真的有点舍不得。剑无极自小失去双亲,带着弟弟跟着宫本总司四处学武,好不容易拿了世界武术冠军,却因为一场重度骨折,再也不能职业从武了。于是他只能离开弟弟,离开好友,被宫本师尊介绍给其待着娱乐圈的女友樱吹雪,又一次跟着对方四处辗转各个剧场,重新开始一切。如今,剑无极已小有名气,也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但他还是觉得自己没有家。这里,让他有种家的感觉。想到这里,剑无极不禁笑了笑,“是啊!可你又不欢迎我~所以我还是走了咯!”说完,摆摆手示意不送,跨步朝门口走去了。

温皇没想到剑无极会对他笑,他曾在过去轮回里看过剑无极无数次的的笑,可没有一次对温皇笑的。原来,剑无极对你笑是这种感觉,仿佛沙漠里纯白的仙人掌花,坚韧中带着生的盎然。

“剑无极,你又一次让吾感到惊喜了!”

随着关门声响起,凤蝶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可还是控制不住地吐槽道,“主人,你惊喜有什么用!剑无极根本没意识你喜欢他,还觉得你讨厌他呢!”

“我有这样说过吗?”

“你有这样做。”

“凤姑娘,你这是在替剑无极打抱不平?”

“我这是在怕你玩脱了。”

“耶~我心中有数。”

凤蝶觉得藏镜人跟狼主说的对,能被温皇看上的人一定是这世上最惨的人。


来自星星的的你【标题即脑洞,慎入】2

废话时间:乘机抓紧时间撸文,毕竟激情很快就会消失的。接着上文,填完脑洞。其实大纲早就写了,要是我没撸完文,各道友就看那个当做结局吧【喂】


那场性事,最后以剑无极扯着沙哑的声音不甘心地问着“为何是我?”陷入昏迷后才结束。
为何是我,为何是你。
温皇从发现自己有这样的念头,也曾自问过很多次。每次都得出一个必然的结果,只能是剑无极。
数万年前温皇从母星来到地球考察,然后选择定居于此,当初的自己肯定未曾预料会跟一人牵扯万年之久。
是的,温皇见过无数次剑无极,或者该说剑无极的前世们。其实,不仅仅是剑无极,还有凤蝶、狼主、藏镜人、史艳文、俏如来等。
整个人世仿佛一个巨大轮回,一直在循环往复。这些人未必每一世都会相遇,未必每一次都是兄弟、父子、情人。但,只要相遇,结局形式多样,结果却必然是一定,如剑无极与凤蝶。
温皇来此最早遇见的就是凤蝶, 然后是狼主等人。第一次见到剑无极时,也是因为凤蝶。当然,温皇从一开始就不看好剑无极,比起俏如来的俊俏正气,剑无极长相更像一个油里油气的小白脸。事实也确实如此,懵懂无知空会说大话而无实力的剑无极终于在一次惹事中牵累到凤蝶。于是,凤蝶死了,剑无极也疯了。当时的温皇并没有在意他们,直到百年后,温皇再次遇到这两人。
这次两人依旧开始相恋了,剑无极依旧是那个剑无极,凤蝶却开始唤温皇为主人。似乎因为有了温皇的插手,这一世的凤蝶最后居然顺利嫁给剑无极,却没过两年又香消玉损了。
从那一刻,温皇开始抓到一种轮回宿命的感觉。他开始好奇,这究竟是宿命还是巧合。
其后,数千年,温皇论证了宿命的存在。
原来有些人注定相爱,也注定无果。
或许是厌烦了这一切,看腻了每一世剑无极失去凤蝶后的消沉失意。温皇终于在一千年前,阻止剑无极与凤蝶的相遇。他带着凤蝶开始到处漂流,浪迹这世间。这一切却在上一世,被彻底打破了。
温皇设想过,遇不到凤蝶的剑无极会如何,却从未想过会有个人陪在剑无极身边,跟他相伴到老。
哈,原来这就是剑无极的爱情吗?温皇看着剑无极小心翼翼地呵护那个姑娘,看着他们幸福生活,内心的怒气一点点累积,终于酝酿出一种冷酷的占有欲。剑无极,你怎么敢如此幸福!谁给你这种机会的!
温皇曾故意带凤蝶去看过剑无极和那个姑娘,借机问过一次凤蝶的感受。
凤蝶看着那对璧人,笑着说,“如此幸福的生活真好!”
当时温皇看着凤蝶笑容,不知失落还是欣慰道,“应该记住的人,早就忘却了。不该记住的,倒是越发在意了。”
凤蝶反口就回道,“主人,会忘记就代表被不该记住。同理,会在意,就代表你想记住。”
那一瞬间,温皇仿佛看到纠缠数万年的过去时间里所有的剑无极,那些没有凤蝶的日子里,他们俩如何相伴一起渡过一世又一世。
“哈~我居然失算至今。有趣~”是的,温皇终于知道了一件事——他,想要剑无极。

剑无极醒来时,身体宛如被大象踩压过一样,首先不能动弹,然后全身每个地方都在发痛。勉强自己从床上爬了起来,踉跄着冲进洗漱间,费力地撑在洗漱台边,看到镜面中的自己——一个全身都是紫色斑点的自己。
“特码的,是属狗的吧!”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喉咙只能发出破破烂烂的嘶哑声音。更糟糕的是,剑无极清楚得感觉到,两腿间正流着什么。如果不是自己身体不允许,剑无极恨不得把整个屋子都拆了才好。咬着牙,强行走进沐浴间打开了热水器,冲洗自己。
云雾缭绕间,伴着水声哗哗,青年似乎终忍不受不住了,发出了如小兽受伤的哀鸣。
隔壁的温皇也在这时,顿住了自己手上的动作,长叹了一声。
“主人,你心情不好吗?”凤蝶倒了一杯茶递给对方,难得好奇地问。
“凤蝶,你去看看隔壁新邻居吧。”温皇接过茶,喝一口,缓缓道。
凤蝶挑眉问,“主人,你又听到什么了吗?”
“唉~好奇心有时太胜,不但会杀死猫,也会杀死蝴蝶的。”
“哼,不想说就麦说。威胁我,很有趣吗?”
“吾若说有趣,凤姑娘还会给我再倒杯茶吗?”温皇突然放下了杯子,面色不定地看着凤蝶说,“出去看看吧!”
凤蝶倒也没再多说什么,开门出去再回来时,背上就多一个剑无极,“主人,有人昏倒在过道。”
凤蝶有些意外看到温皇居然主动站起来身,从自己背上直接抱过那个青年,并将人轻轻放在他最心爱的那张躺椅上。
“凤蝶,去倒一杯热水过来。”温皇边给剑无极搭了一个脉,边吩咐道,“他有些发烧和脱水。”

剑无极洗完澡出来,闻到那淫靡的味道,一分钟都不想待在这里了。简单套上T恤和牛仔裤拿着手机,刚跨出家门就一阵眩晕倒下了。
凤蝶倒好水送来时,看到青年紧皱的眉头才想起来这人似乎是最近很火的武打小生剑无极。最令她讶异还是温皇的态度,温皇竟然让剑无极抓着自己的手。说实话,她家主人其实个性很不好。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温皇待人如此与众不同。
“主人,水来了。”凤蝶本来想帮忙喂水的,可温皇直接一手接过水。然后,凤蝶彻底确认了一件事,温皇喜欢剑无极。
剑无极感觉自己就像沙漠里的鱼,即将渴死时,突逢一场甘霖。感觉四周弥漫一种香气,剑无极手心紧紧握住一方温热,这完全区别于那冰凉那淫靡的感觉,终于令他的心渐渐安了下来。
“主人,我是不是要有一个‘女主人’了。”凤蝶眼底闪着笑意,调侃意味十足地轻声问道。
“凤蝶,吾是不是该找你义父来帮你看看眼睛。” 温皇心念一动,一把椅子就飘了过来,他坐下去,守在青年一旁。
“主人,混淆概念也不能掩盖事实。”凤蝶算是看清温皇了,平时在家动都不动,明明有超能力都懒得用,现在这么勤劳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凤蝶,我可能会回我的母星。”凤蝶听到这句,终于不再开口。只是,这到底算是温皇的回答,还是温皇的拒绝?


来自星星的的你【标题即脑洞,慎入】

【各位道友如果你们不小心点进来,现退出还来得及!……好吧,角色属于金光,ooc当然属于我啦。两年多没动笔写文了,请多谅解吧!另外,五一快乐!】

剑无极遇见温皇的那天,他刚下戏,一夜未眠导致整个人都很疲倦。
一开始剑无极并没有注意到温皇,只是突然在电梯里惊醒时,方察觉到什么了。
“你是我的影迷?”剑无极觉得自己现在确实有点红,不过一个看着至少有三十岁的男人还追星,会不会有点变态啊!可如果不是自己影迷,为何一直盯着自己看?剑无极心底不禁拉起了警惕,毕竟这年头有些粉丝的杀伤力真的很强。
“你挡到按键了。”如果说剑无极的眼神有点警惕,那么温皇的眼神简直就是不屑。
有那么一瞬间,剑无极觉得自己要尴尬死,不过幸好他皮很厚,不然也不会选择入娱乐圈。干笑了下,剑无极立马让开:“我这是太累了,你懂的,我们这行经常连夜拍戏。”
“不好意思,我不太想懂。”温皇按下了楼层键,终于别开了目光。
“哈哈哈,你不懂也对啦……不对,你刚才说的是不是不太懂三个字?”剑无极本来只是想不让气氛那么尴尬才主动跟人搭讪的,没想到这人这么不友好。卧槽,正常人就算不好奇,也该表示下同情吧。
“你是没听清,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如果不听这语气,但看这人态度,你只会觉得温文儒雅,但是,现在剑无极觉得这嘲讽语气要上天了。
“你一个欧吉桑,怎么一点人际交往常识都没有!这么不开眼,小心自己早早成废物!”剑无极早忘了自己身为偶像的身份,早年混迹各个场所留下的嘴炮能力全开,不但说,他还特恶意十足地看了看对方的下半身。
话落,电梯停了。
剑无极立马选择走出去,这才发现就是自己家所在楼层。
温皇看着剑无极甩着门进了自己隔壁的单元,盯着剑无极家的0808门牌久久,开门进了自己家。

睡梦中,突然周遭一片白茫茫。剑无极眼睛发涩得感觉完全睁不开,勉强睁出一缝也被这白光灯刺得又闭了起来。然后他就听到一声轻笑,带着几分冷意和讽刺的意味。
剑无极随即就真正清醒过来,也就看到那个白发紫瞳的冷峻男人。
有一瞬间,剑无极觉得是自己在做梦,可当他环顾四周看到熟悉清晰的环境后,就知道不是了。几乎立马,他就从床上跳了起来,微微有些不安地问道: “你是谁?在我家想做什么?”
男人完全没有回答剑无极的话,反而目光越发深沉得盯着剑无极半敞的睡袍看。
剑无极觉得真是日了狗了,虽然进入娱乐圈后他见惯了这种眼神,可从来没想过有人敢把这种想法付诸于行动。怒意一起,剑无极就忘了之前感到的不安,直接挥拳朝着那半夜三更闯进自己家的男人打去。
从未没想过自己的拳头居然会一次都击不中对手,来回至少数百下了,这已经是他全部的实力了,可跟眼前这人比起,他仿佛还是一个刚会挥拳的奶娃娃。剑无极终于有些支撑不住地停下挥拳的手,微微退后,目光迟疑得看着这人,再次问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身为前世界武术冠军的自己为何不知道武学界还有这号人物,最重要是这人为何找上自己。
“你还是如此废物。我是什么人,重要吗?”仿佛终于逗够了猎物,男人终于出声答复了。
闻言,剑无极一愣,寒意渐升,“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不认识你。”不知是不是光线折射的问题,剑无极在自己说出我不认识你这句话时,男子紫色眼瞳竟瞧上去像易碎蓝水晶。
男人忽然勾出一抹危险微笑,说出了一个最可怕的答案,“我当然是想要——干你。”
剑无极记得听到这个答案的自己就下意识跑向了门口,可一下秒就被甩上了床。
“你到底是谁……”剑无极内心一片惶恐,还有一些懵逼。他家床里门至少有五米远,可就在一瞬间,他就回到了床上,而且再也无法动弹半分。这不是人力可以办得到的……
此时,男人覆身已欺了上来,冰冷的手指滑进剑无极的睡衣里,拨弄揉捏。
一吻落下时,剑无极听到那个名字,“任飘渺。”
这是一场强迫,一场完全无力反抗的强迫。
努力忽视身上的手,剑无极试图劝解得说道,“任飘渺,你现在给我住手,我剑无极保证既往不咎,当成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其实他知道这种说法对对方根本是没有用的,他只是想拖延时间,让对方分个神,或者才有逃走。
“哈~你真是依旧天真得让吾愉悦,剑无极。”那种熟稔的语气中透着冷冷的嘲讽,伴着这样的语气,剑无极发现自己身上衣物被全部划碎了。
“你认识我,那你应该知道我剑无极不是任人摆弄之人。”好不容易挣脱了那种禁锢感,剑无极毫不犹豫一个翻身,就想骑上对方背上,再给对方一个锁喉结束这一切。可当他翻身之时,对方就仿佛消失了一样。
下一刻,剑无极就被牢牢按在了床上,又一次无法动弹了。
“不是任何人,从来只有我。记住任飘渺这个名字,以后你的一切都将由我决定。”
那是一种宣誓,直击内心,颤抖地同时,深深的恐惧自此植入心底。
“你是做梦没做醒吧!我剑无极永远不会被任何支配。就算这次你得逞又如何,我才不会屈服!我一个大男人难道还有古代女子的贞操观不成,我特码的就当被狗一口!”边嘴炮,剑无极边用着自己唯一能动弹的是手,不死心得揪着床单向前爬着,哪怕能拉开一点距离都可以。
然而,徒劳,都是徒劳。
“那就试试吧,看这次游戏到底谁才是最后的赢家。”越是愉悦的语气越听着冷酷。
任飘渺盯着剑无极的细腰窄臀长腿
,看着那因挣扎凸显的紧致腰线,用不容抗拒的力量分开对方的腿,将自己早就滚烫到发硬的凶器埋入对方体内。
这一瞬间,剑无极的痛苦是无法言喻的。但在对方动起来之后,那种感觉才更可怕。谁都没有触碰过的地方,正被一头野兽横冲直入,整个人好像被彻底入侵了一样,不仅仅是肉体,心灵也是。
“我一定会杀了你的,任飘渺!我绝对不会放过你!”反复念叨这句话,剑无极神志开始崩溃。可每当欢愉即将来临时,剑无极依旧会及时醒过。他眼睛在流泪,但眼底藏着不灭的火。
任飘渺知道剑无极的反抗,却没有在意。毕竟,这就是一场强迫。
“哈~我会给这个机会的。”说着这话时,任飘渺冷峻的神色没有半点改变,只是紧紧扣住剑无极的腰身,将人拉得更进,将自己埋得更深,
血掉落在深蓝的被单,融成如结疤后的深色。
夜还未尽。

体面ME

别堆砌怀念让剧情变得狗血
深爱了多年又何必毁了经典
都已成年不拖不欠
浪费时间是我情愿
像谢幕的演员眼看着灯光熄灭
来不及再轰轰烈烈
就保留告别的尊严
我爱你不后悔也尊重故事结尾
分手应该体面谁都不要说抱歉
何来亏欠我敢给就敢心碎
镜头前面是从前的我们
在喝彩流着泪声嘶力竭
离开也很体面才没辜负这些年
爱得热烈认真付出的画面
别让执念毁掉了昨天
我爱过你利落干脆
最熟悉的街主角却换了人演
我哭到哽咽心再痛就当破茧
来不及再轰轰烈烈
就保留告别的尊严
我爱你不后悔也尊重故事结尾
分手应该体面谁都不要说抱歉
何来亏欠我敢给就敢心碎
镜头前面是从前的我们
在喝彩流着泪声嘶力竭
离开也很体面才没辜负这些年
爱得热烈认真付出的画面
别让执念毁掉了昨天
我爱过你利落干脆
再见不负遇见

独活(迹冥)自从听着这首歌,总觉得不剪出来对不起地冥

【说真的,如果不是地冥真爱天迹如此!剪辑视频的我,真的很想改人觉跟地冥……毕竟人觉长得比较符合我的审美!!!】
早习惯一个人来又去
更宁愿一个人醉又醒
人生几千万里
从未盼过能与谁同行
孤身闯过天和地
才尽兴
你的心竟然也会结冰
你原来也不在乎黎明
我不信命
或许也是某种写好的宿命
来让我们
或相遇 或分离
孤芳一世 幸得一知己
浮沉半生 可歌不可泣
若论成败
随他留在人间笑骂里
独自活过
再独自死去
也算 我们的默契
你的心在我心里结冰
我的夜为你舍弃黎明
我不信命
为何非要给我这样的宿命
来让我们一相遇 就别离
孤芳一世 幸得一知己
浮沉半生 可歌不可泣
若论成败
随他留在人间笑骂里
独自活过
再独自死去
也算 我们的默契
孤芳一世 幸得一知己
浮沉半生 可歌不可泣
若论成败
输了世界只为赢得你
只恨已是 曲终人散尽
独自 怎么活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