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半木娄

墙头一天一个,然而几乎是冷圈

来自星星的的你【标题即脑洞,慎入】2

废话时间:乘机抓紧时间撸文,毕竟激情很快就会消失的。接着上文,填完脑洞。其实大纲早就写了,要是我没撸完文,各道友就看那个当做结局吧【喂】


那场性事,最后以剑无极扯着沙哑的声音不甘心地问着“为何是我?”陷入昏迷后才结束。
为何是我,为何是你。
温皇从发现自己有这样的念头,也曾自问过很多次。每次都得出一个必然的结果,只能是剑无极。
数万年前温皇从母星来到地球考察,然后选择定居于此,当初的自己肯定未曾预料会跟一人牵扯万年之久。
是的,温皇见过无数次剑无极,或者该说剑无极的前世们。其实,不仅仅是剑无极,还有凤蝶、狼主、藏镜人、史艳文、俏如来等。
整个人世仿佛一个巨大轮回,一直在循环往复。这些人未必每一世都会相遇,未必每一次都是兄弟、父子、情人。但,只要相遇,结局形式多样,结果却必然是一定,如剑无极与凤蝶。
温皇来此最早遇见的就是凤蝶, 然后是狼主等人。第一次见到剑无极时,也是因为凤蝶。当然,温皇从一开始就不看好剑无极,比起俏如来的俊俏正气,剑无极长相更像一个油里油气的小白脸。事实也确实如此,懵懂无知空会说大话而无实力的剑无极终于在一次惹事中牵累到凤蝶。于是,凤蝶死了,剑无极也疯了。当时的温皇并没有在意他们,直到百年后,温皇再次遇到这两人。
这次两人依旧开始相恋了,剑无极依旧是那个剑无极,凤蝶却开始唤温皇为主人。似乎因为有了温皇的插手,这一世的凤蝶最后居然顺利嫁给剑无极,却没过两年又香消玉损了。
从那一刻,温皇开始抓到一种轮回宿命的感觉。他开始好奇,这究竟是宿命还是巧合。
其后,数千年,温皇论证了宿命的存在。
原来有些人注定相爱,也注定无果。
或许是厌烦了这一切,看腻了每一世剑无极失去凤蝶后的消沉失意。温皇终于在一千年前,阻止剑无极与凤蝶的相遇。他带着凤蝶开始到处漂流,浪迹这世间。这一切却在上一世,被彻底打破了。
温皇设想过,遇不到凤蝶的剑无极会如何,却从未想过会有个人陪在剑无极身边,跟他相伴到老。
哈,原来这就是剑无极的爱情吗?温皇看着剑无极小心翼翼地呵护那个姑娘,看着他们幸福生活,内心的怒气一点点累积,终于酝酿出一种冷酷的占有欲。剑无极,你怎么敢如此幸福!谁给你这种机会的!
温皇曾故意带凤蝶去看过剑无极和那个姑娘,借机问过一次凤蝶的感受。
凤蝶看着那对璧人,笑着说,“如此幸福的生活真好!”
当时温皇看着凤蝶笑容,不知失落还是欣慰道,“应该记住的人,早就忘却了。不该记住的,倒是越发在意了。”
凤蝶反口就回道,“主人,会忘记就代表被不该记住。同理,会在意,就代表你想记住。”
那一瞬间,温皇仿佛看到纠缠数万年的过去时间里所有的剑无极,那些没有凤蝶的日子里,他们俩如何相伴一起渡过一世又一世。
“哈~我居然失算至今。有趣~”是的,温皇终于知道了一件事——他,想要剑无极。

剑无极醒来时,身体宛如被大象踩压过一样,首先不能动弹,然后全身每个地方都在发痛。勉强自己从床上爬了起来,踉跄着冲进洗漱间,费力地撑在洗漱台边,看到镜面中的自己——一个全身都是紫色斑点的自己。
“特码的,是属狗的吧!”一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喉咙只能发出破破烂烂的嘶哑声音。更糟糕的是,剑无极清楚得感觉到,两腿间正流着什么。如果不是自己身体不允许,剑无极恨不得把整个屋子都拆了才好。咬着牙,强行走进沐浴间打开了热水器,冲洗自己。
云雾缭绕间,伴着水声哗哗,青年似乎终忍不受不住了,发出了如小兽受伤的哀鸣。
隔壁的温皇也在这时,顿住了自己手上的动作,长叹了一声。
“主人,你心情不好吗?”凤蝶倒了一杯茶递给对方,难得好奇地问。
“凤蝶,你去看看隔壁新邻居吧。”温皇接过茶,喝一口,缓缓道。
凤蝶挑眉问,“主人,你又听到什么了吗?”
“唉~好奇心有时太胜,不但会杀死猫,也会杀死蝴蝶的。”
“哼,不想说就麦说。威胁我,很有趣吗?”
“吾若说有趣,凤姑娘还会给我再倒杯茶吗?”温皇突然放下了杯子,面色不定地看着凤蝶说,“出去看看吧!”
凤蝶倒也没再多说什么,开门出去再回来时,背上就多一个剑无极,“主人,有人昏倒在过道。”
凤蝶有些意外看到温皇居然主动站起来身,从自己背上直接抱过那个青年,并将人轻轻放在他最心爱的那张躺椅上。
“凤蝶,去倒一杯热水过来。”温皇边给剑无极搭了一个脉,边吩咐道,“他有些发烧和脱水。”

剑无极洗完澡出来,闻到那淫靡的味道,一分钟都不想待在这里了。简单套上T恤和牛仔裤拿着手机,刚跨出家门就一阵眩晕倒下了。
凤蝶倒好水送来时,看到青年紧皱的眉头才想起来这人似乎是最近很火的武打小生剑无极。最令她讶异还是温皇的态度,温皇竟然让剑无极抓着自己的手。说实话,她家主人其实个性很不好。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温皇待人如此与众不同。
“主人,水来了。”凤蝶本来想帮忙喂水的,可温皇直接一手接过水。然后,凤蝶彻底确认了一件事,温皇喜欢剑无极。
剑无极感觉自己就像沙漠里的鱼,即将渴死时,突逢一场甘霖。感觉四周弥漫一种香气,剑无极手心紧紧握住一方温热,这完全区别于那冰凉那淫靡的感觉,终于令他的心渐渐安了下来。
“主人,我是不是要有一个‘女主人’了。”凤蝶眼底闪着笑意,调侃意味十足地轻声问道。
“凤蝶,吾是不是该找你义父来帮你看看眼睛。” 温皇心念一动,一把椅子就飘了过来,他坐下去,守在青年一旁。
“主人,混淆概念也不能掩盖事实。”凤蝶算是看清温皇了,平时在家动都不动,明明有超能力都懒得用,现在这么勤劳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凤蝶,我可能会回我的母星。”凤蝶听到这句,终于不再开口。只是,这到底算是温皇的回答,还是温皇的拒绝?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