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半木娄

墙头一天一个,然而几乎是冷圈

来自星星的你【标题就是脑洞,慎入】3

很快,凤蝶发现,这是一场新的游戏,是一场温皇新的挑战。

剑无极醒来时,觉得有点迷茫。他不知道自己这是在哪。在他顺着自己握着那只手看到温皇时,差点从躺椅上滚下来了。

温皇注意到剑无极醒过来了,就抽回了手,还顺手将手中的书翻到了下页。

本来以为对方会说明情况的剑无极发现这人根本没这个打算时,气氛变得很尴尬。深呼吸一口气,剑无极只能率先开口问道,“我怎么在这?”

温皇连个眼神都没舍得给剑无极,只是语气凉凉地回道:“连自己生病昏倒都能忘记吗?你这种记忆力,真是个废物。”

剑无极在听到“废物”一词,顿时整个人开始发颤。他咬着牙看向温皇,用着一种审视的态度打量着对方。是昨晚那个男人吗?许久,才松了一口气,心里否定道,不是,他不是任飘渺。正是有了这个认识,剑无极立马回复了精神,本能地呛回去道,“我有叫你救吗?谁知道你把人带回家,想做啥!正常人这时都该叫救护车,送人去医院,好吧!”

“哈~看来吾救人倒是救错了。我会提醒凤蝶平时捡一捡阿猫阿狗就算,不要什么都往家里捡。”温皇合上了书,终于瞥了一眼剑无极。

凤蝶听到温皇叫她的名字,知道自己该出场了。说真的,刚才在厨房午饭的自己听到外面的对话,内心真是崩溃的!一般的套路不是救命之恩以身相许的结果吗!为何好好的套路就被怼成这样了?主人,你真的喜欢剑无极吗?

话刚出口,剑无极就觉得自己有点是非不分了,可当他听到温皇那话,还是忍不住跳了起来继续呛:“你在说谁连阿猫阿狗都不如!我剑无极可是当今最红的武打小生,你以为平时谁都能这么容易地近距离接触到……本天才吗?”说得正起劲之时,他看到凤蝶,声音顿时就低了下去。他知道自己根本没见过这个姑娘,可不知为何,心里涌上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温皇表明看似漫不经心,其实一直在留心剑无极跟凤蝶的反应。凤蝶的反应倒还好,注意到剑无极此刻略显迷茫的神色,温皇眼中闪过一丝冷光,他果然赌对了。

温皇在上一世知道自己想要剑无极时,就计划了很多种方案要来达成这个目标,可不管哪一种都绕不开剑无极跟凤蝶这个一见钟情的宿命。温皇曾想过是否这次他就该放弃收养凤蝶,可那不符合他的本心,也厌恶这种仿佛屈服于命运的设定。他温皇从来不畏惧挑战,所以从那一刻起,他知道只能选一条路——先下手为强。

温皇之前对凤蝶说他可能会回母星,不是回答也不是拒绝,而是他的态度。这确实是一场游戏,一个挑战,其实也是温皇的温柔。他为剑无极留了一个机会,如果剑无极最后知道真相选择的是不,那么温皇会就再也不存在于这个人世。毕竟游戏就要做好毙命的准备,而温皇其实向来不介意输。

剑无极很快回了神,摸出外衣口袋里刚才一直在震动的手机,看一眼,发现20多个未接电话都来自于经纪人樱吹雪,顿时有些头痛。同时,他也知道自己该告辞了,故意不看温皇,只看向凤蝶道,“非常感谢凤蝶你救了我!等我有空,一定会好好谢谢你的!”

凤蝶觉得自己再不帮忙说点什么,估计主人可能又要当一辈子老光棍。还是很纯情的凤姑娘一定没想到,万年老光棍昨晚已经非常愉悦地吃上荤了。“不用谢我,我只是把你扶回来而已。主要还是靠主人为你把脉治疗,照顾了你一整个上午。”

初闻“主人”这个称号,剑无极有点好奇这二人的关系,不过凤蝶说得如此自然,他感觉还是不要多问的好。看了看又在假模假样看书的温皇,剑无极内心充满了别扭,终究还是觉得确实该跟对方道个谢:“那个……”然后,突然想起来,他并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凤蝶果然很懂地及时出声道,“我家主人叫温皇。”

“那个……温皇多谢你。”剑无极快速地倒完谢,还是忍不住又添了一句,“你诊费多少,我还你双倍。”

闻言,凤蝶就有点想笑。她忍不住想到,主人你是看上剑无极呛你的本领吗?

温皇倒是完全没生气,只是看着剑无极颇有深意回道,“免客气~吾一向以诚待人,该多少就是多少,从不多收亦不少收。”

剑无极被看得有点不自在,依旧不依不饶地问,“所以,多少钱?”

温皇愉悦地欣赏着剑无极脸上的丰富表情,只回了两个字,“免费。”

“你这意思究竟是说我的命不值钱,还是说温皇你的诊费就是这么便宜?”剑无极感觉自己要吐血了,这人怎么每句话都有种挖了坑等着人跳的感觉啊,真是——太讨厌了。

“哈~脑子不够用,就早点回家休息吧!”温皇调侃完剑无极后,就重新拿起书,躺上那把躺椅,又若有所指地问道,“还是你舍不得走了?”

在温皇问最后一句时,剑无极不得不承认,他似乎真的有点舍不得。剑无极自小失去双亲,带着弟弟跟着宫本总司四处学武,好不容易拿了世界武术冠军,却因为一场重度骨折,再也不能职业从武了。于是他只能离开弟弟,离开好友,被宫本师尊介绍给其待着娱乐圈的女友樱吹雪,又一次跟着对方四处辗转各个剧场,重新开始一切。如今,剑无极已小有名气,也拥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但他还是觉得自己没有家。这里,让他有种家的感觉。想到这里,剑无极不禁笑了笑,“是啊!可你又不欢迎我~所以我还是走了咯!”说完,摆摆手示意不送,跨步朝门口走去了。

温皇没想到剑无极会对他笑,他曾在过去轮回里看过剑无极无数次的的笑,可没有一次对温皇笑的。原来,剑无极对你笑是这种感觉,仿佛沙漠里纯白的仙人掌花,坚韧中带着生的盎然。

“剑无极,你又一次让吾感到惊喜了!”

随着关门声响起,凤蝶忍住想翻白眼的冲动,可还是控制不住地吐槽道,“主人,你惊喜有什么用!剑无极根本没意识你喜欢他,还觉得你讨厌他呢!”

“我有这样说过吗?”

“你有这样做。”

“凤姑娘,你这是在替剑无极打抱不平?”

“我这是在怕你玩脱了。”

“耶~我心中有数。”

凤蝶觉得藏镜人跟狼主说的对,能被温皇看上的人一定是这世上最惨的人。


评论(1)

热度(21)